乱幡人不见。

【文评】隐琳琅 by别开枪我真的是个小号

曦澄推文墙:

隐琳琅 By @别开枪我真的是个小号


 


长篇/已完结/HE/原著向ABO设定


 


文评By一个不惹事也不怕事的咸鱼C君


  


 


傲骨几锉尽,惜字如千金。


宁肯逆天命,不改桀骜心。


                                                           —致《隐琳琅》


 


 


首先在这里向小号太太说声抱歉,没想到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写《隐琳琅》的文评,没能好好地平心静气地赏析一下这篇激励了不尽其数的写手入坑曦澄圈的史诗级文章。感谢小号太太辛苦连载,让我们看到了这样一篇曦澄二人为彼此辛勤付出,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佳作。


 


最近有人“义正辞严”地针对《隐琳琅》,实在想不到这样一篇无论构思还是文笔均称得上绝佳的文章会受到这样的诟病,“关于《隐琳琅》”一文的作者提出为何屡次看到《隐琳琅》及其相关推文,作为“曦澄推文墙”组织的一员,我想我有必要对此解释一下。


 


首先,《隐琳琅》是一篇ABO框架下的曦澄同人文,作者在开篇不止一次提到过这个设定。在我看来一名合格的读者在阅读全文之前最起码要对ABO文的相关设定有所了解的。看过ABO文的人都知道,在这种设定背景下,弱肉强食,Alpha对Omega有无可避免的天性压制,我不太清楚您是如何理解“强暴”这个词的,如果说仅仅设计陷害想将其据为己有就可以称得上“强暴”的话,那么我想告诉您,这样的情节原著里比比皆是,如果您真的那么愤世嫉俗的话,就请您去黑原著吧,毕竟原著才是一切的源头不是吗?


 


您文中提到的“江澄离了蓝曦臣就不活了”这样的观点,理解似乎有偏差吧?前面强调过,这是一篇ABO文,而江澄在其中的设定是一名Omega,也就是地坤,这意味着什么?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众多Alpha也就是天乾的眼中地坤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一旦被天性压制只能选择默默屈服。这是ABO世界的基本架构,如果您有什么意见请去发表文章谴责这种世界架构,仅仅在乐乎上指桑骂槐地指责一篇同人文是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的。


 


而就是在这样一个恃强凌弱极度不公的世界观下,太太笔下的江澄却以一己之力战胜了对自己有天性压制的三名天乾,并取得了绝对的压倒性胜利,甚至以一名地坤明显逊于天乾的的实力撑起了整个江家,将云梦江氏的地位推至巅峰。难道这就是您所谓的“没了蓝曦臣活不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江澄在十七岁初次情汛那次就该被众多拥有天乾的家族“强暴”了。三毒圣手自然不甘屈居人下,所以他敢于同命运抗衡,直面惨淡的人生,淋漓的鲜血,即便付出再多也不肯轻易服输,他比任何人都要坚强,即便在蓝曦臣(即他所爱的人面前)也是保有身为一名世家仙手的尊严的。正所谓不卑不亢,男儿本色,《隐琳琅》通篇几十万字江澄何曾服过软露过怯?哪次不是大敌当前哪怕灵力不足也要将自己的至亲护在身后?您却说他与泽芜君的感情是通过各种“强暴未遂”铺陈的,未免有些强词夺理吧?


 


更何况,江澄之所以在最后的对决中稍稍处于劣势源于遭人暗算,不得以借用了他人的灵力,在这个过程中他并没有依靠蓝曦臣,反而是通过自己的能力证明了地坤并非任人宰割,地坤也是有权利拥有自己的感情和自己的选择的。江澄心中的想法是:“我要为蓝曦臣坚守到最后。”很抱歉不知道您的理解能力处于什么样的水准,但您说您是喜欢“曦澄”的,如果您真的喜欢曦澄,读完了太太洋洋洒洒80多章的文章,却没有被这句话打动,而只是注目于所谓“强暴”,那么我认为您的思想大概有点问题了。


 


事实证明江澄不光没有依靠蓝曦臣,他甚至具备和最强的天乾抗衡的实力,《隐琳琅》78章中阐述得很清楚,蓝曦臣被紫电摔飞出去,并没有感受到应有的麻痹和痛楚,他没有放水,反倒江澄对他手下留情了。这样的江澄弱小吗?显然不,他非常强大,甚至可以说非常伟大,他直到最后都不愿为了自己的名誉伤害心中所爱,于是放弃了战胜蓝曦臣—天乾中的最强者为自己,为地坤正名的绝佳机会,选择了放手,选择了依靠。这时的依靠是出于懦弱吗?显然不是,而是出于信任,对自己认定了的道侣的信任。这样的江澄,散发着身为强者的光芒和人性的魅力。太太在隐琳琅中将他塑造地有血有肉有情有义,而您居然想当然地出言不逊,用词粗俗,我想这是对太太以及《隐琳琅》这篇文章的玷污。


 


而且前文中太太交代得很清楚,天乾即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而若想诞育天乾,必须要有地坤的参与,江澄这一代,连续多年不出地坤,他是唯一的一个,更何况《魔道祖师》此文虽是架空,时代背景也必然是在古代,小门小户对于香火传承一事犹且异常重视,更何况是天性傲慢处处高人一等的修仙家族。因而对于能繁衍强大后代的地坤,群起而争本是情理之中,何来“脑子长在裤裆里”一说?您这样的措辞,可谓粗俗不堪错漏百出,您的这篇关于《隐琳琅》不过寥寥数百字就有如此之多的漏洞,妄图去给几十万字都逻辑清晰严丝合缝的《隐琳琅》抹黑,怕是有些蚍蜉撼树吧?


 


太太脾气好,或许不屑与您计较,但在我看来申张正义还是有必要的,免得有些人觉得我们曦澄圈的大佬知书达理温文尔雅,都好压榨好欺负!


 


另外,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您是在正文中挑刺挑到穷途末路了吗?番外生子一事原来都可以被当作黑点了?不好意思,生儿或是生女完全是作者说了算吧?至于儿女的性格?不好意思我不清楚您的年龄,但我记得初中生物课就有学过遗传和变异的相关问题吧?难道不允许孩子有不像父母的地方吗?只准遗传不准变异?不好意思,如果是这样,您如果拥有初中以上的学历,我可能会怀疑您将您的毕生所学都归还给您的生物老师了。另外,“英雄母亲”一说又从何而来,莫非您连历史也没有认真学习过吗?没有计划生育的时代,五个,算是很大的数目吗?在您外婆那个年代,普通家庭有五个孩子都是非常司空见惯的事情了,江澄和蓝曦臣是什么身份,出不起五个孩子的奶粉钱吗?生活常识方面或许您恐怕也该好好科普一下了。


 


另外,我想对这名为了针对《隐琳琅》特意申请了小号或者是把自己之前所写的文章抹杀得一干二净(原因大概是怕自己的文章无论是文笔还是构思还是剧情都无法与《隐琳琅》相提并论吧)煞费苦心的作者说一句,《隐琳琅》被推文多次,收到那么多人的支持和拥护,您认为是突然的吗?在这里,我必须要说出曦澄推文墙众人以及曦澄圈万千粉丝的心声:它实至名归!无论从情节,从内容,还是从文字风格上,这都是一篇不可多得的长篇佳作,值得更多的人去阅读,去学习,去感受。如果您真的是曦澄粉,给您一个不成熟的建议吧,在大放厥词之前请先端正你的思想太多,抱着一种给辛苦努力造福一方的写手泼脏水,我想说,您的素质,真的该重新接受一遍九年义务教育了。


 


 


《隐琳琅》一文,构思奇巧,用词精炼,文风大气磅礴,作为一篇原著向的同人文,无论在人物性格的描摹还是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都与原著高度契合,加以ABO的背景架构,由于A、O不平等而产生的不同于原著的矛盾冲突令情节更加跌宕起伏,小号太太笔下的江澄,身为一名被贴上“柔弱无力、任人摆布”标签的地坤,肩负振兴家族门楣,于危难之中力挽狂澜的重任,他选择了对抗命运,而非向不公的天道屈服,他用自己的能力证明了地坤也有自由选择的权力,并非如那些顽固不化的世家宗主所言只配“为至高无上的天乾繁育后代”,于是,他战胜了虎视眈眈想要将他据为己有的天乾,也战胜了命运。


 


在《隐琳琅》一文中,除曦澄的感情线之外,江澄身为一名地坤的成长历程也是一条十分明晰的线索。从他在桐柏山意外的情汛爆发,忆及当年分化成地坤时对命运的不甘与抗争,这不是一条好走的路,必将布满坎坷与荆棘,但三毒圣手绝非轻言放弃之人,“明知不可而为之”或许还有一种解读,明知做不到,却偏要去试一试。这就是《隐琳琅》中的江澄,不信命,也不认命,敢同命运抗争,是一名真正的勇士。


而蓝曦臣,作为一名血统高贵的天乾,却并不像那些跳梁小丑一般对地坤强取豪夺,他对江澄,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无论他是地坤亦或是和仪,他对她的喜欢不仅仅局限于肉体上的占有,他喜欢他的坚韧不屈,喜欢他的稳重踏实,喜欢他的一切一切,他想要他成为伴侣,而不只是一个繁育后代强化血统的工具。


这样的曦澄是丰满的,他们的感情有理有据,不需要任何铺垫。


太太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就是想让两个人一起经受过苦难的磨砺了,最终相安无事地走到一起。的确如此,历经风霜洗礼的感情才会让人倍加珍惜,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也珍惜彼此。


 


小号太太的剧情设定严密,一波三折,引人入胜,文中多处设置悬念,隐而未现的铺垫更是让读者产生了急切而激动的兴奋感。“意外”往往事在人为,看似偶然的事故背后往往潜藏着不为人知的阴谋。修仙世家为人表率,却心怀诡诈,令人咋舌,《隐琳琅》笔风豪放大气,将人性的丑恶剖析地淋漓尽致,更是突出体现了在此等情形下曦澄二人真挚情感的珍贵。


 


这篇佳作中可圈可点的地方太多,皮下最喜欢的是最后江澄与各大拥有天乾的世家在不净世对峙的那一段。以一人之力单挑三名体魄远在他之上且对他有天性压制的天乾,三毒圣手可谓名不虚传。即便对上最强的天乾蓝曦臣,他也未占下风,凭借仅存不多的体力和修为依旧能够强撑精神与其抗衡,他要用自己的实力向世人证明,即便他只是一个地坤,也拥有不输天乾的能力和气魄,即便他只是一个地坤,也没有人能够强迫或者辖制他。


 


这样的江澄,实在太令人喜欢了。


 


综上所述,《隐琳琅》的确是一篇值得圈内人士仔细品读的佳作,无论外界有什么样的风言风语,皮下只想说,对于隐琳琅的推崇并非无脑无根据的鼓吹,而实在是曦澄圈万千粉丝众望所归。正所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隐琳琅》走到今天,拥有今天这样的热度和地位,又怎可能仅仅是因为无脑的吹捧?


希望明辨是非的粉丝们可以静下心来,再次认真品味一番《隐琳琅》,体味到太太落落大方的文风下,不一样的无边风月。


 


 


 


 


-


 


END


 


-